三个北京中产娃的暑假:每一天都像在割肉

几年前,有一档视频节目引发了教育圈的热议——《中产娃的夏天》,讲述三个坐标北京的中产家庭孩子的暑假生活。三个孩子Tim, Lucas, Oliver年龄在8-9岁之间,他们都有英文名并且会用英语做自我介绍、进行简单的聊天对话;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和环境,却拥有极其相似的暑假生活路径,那就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暑期兴趣班,和镜头中不时呈现的倦态和困意。小小的少年们在言谈举止透露着些许成熟的萌芽,又展现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无奈。三个孩子无论是在公立体制内还是在国际学校就读,他们未来的出路大概一致:出国留学。与其他两个孩子不同的是,9岁的Oliver 2年后就即将开启赴德留学的旅程,所以他从现在开始就已经在线上教育机构学习德语,为小小留学生涯做准备。

究竟何为中产阶级,对此各个国家有不同的标准。按照2018年各大权威机构的数据,中国国民要达到以下标准才能称之为中产:麦肯锡标准:按照麦肯锡全球研究所下的定义,中国中产阶级是那些年收入(按购买力算)在1.35万到5.39万美元(约合9万到36万元人民币)之间的人。福布斯标准: 按照福布斯的发布的中国中产阶级,需要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生活在城市里;· 25到45岁间;· 有大学学历;· 专业人士和企业家;· 年入1万—6万美元。国家统计局的标准:国家统计局2018年对于中产阶级定义为:年收入在7250-62500美元(约合5万-42万元人民币)之间。通俗来说就是:经济基础决定阶层,中产就是我们传说中的普通有钱人。中产阶级对于家庭教育的投入也是有目共睹的,艾瑞咨询《2017年中国中产阶级教育观念白皮书》的数据非常直观地展示了中产阶级对于孩子教育的经济投入情况,

78.9%中产阶级家庭在子女课外教育上的年消费在10000元以上;超过半数的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年消费在20000元以上,占比52.3%;26.6%的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年消费在30000元以上。如今两年过去了,这个数据和投入比例只会大幅增加并不会减少,视频中三个家庭对于孩子暑期的兴趣班以及培训班的投入在4-8w之间,每个孩子参加的培训班总数超过5个。三个中产娃密不透风的夏天

Tim 9岁 四年级Tim 这个暑假学了至少5个兴趣班,妈妈给他的暑期安排是一个月玩,一个月补课。

绘画

英文话剧班老师说,孩子们所排练的剧目来自莎士比亚,且对白、台词都没有为孩子们简化。Tim和他的搭档们排练得很投入。

围棋Tim学围棋的时间不短,在开学前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去郊区的考场参加围棋段级排位赛。

妈妈告诉他行程安排的之前,他还在操心妹妹怎么办?妈妈是否那么早带着妹妹一起去。

连续的学习和奔波让这个9岁的小男孩有些疲惫,喊了一嗓子:“我都累瘫了,明天还要考试”!紧接着抹一把眼泪,小小的孩子知道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妈妈给了他一个拥抱以示理解,接着马不停蹄去给他下面条准备晚餐。妈妈的宽慰和玩笑还挺凑效,Tim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破涕为笑。

考试当天,司机在楼下等待出发,一上车一家人就开始集体补觉。

考场人山人海,全是应试的孩子和陪同前往的家长们。Tim这次因两分之差未能拿到金牌,排名前五位的孩子可以拿到金牌,而他排名第六。小伙子很沮丧,不停自责,哪怕妈妈极力安慰,他还是趴在妈妈怀里落泪懊恼,看得出来他对自己有所期待和要求。直到上车回家的途中,他还对于这次失利有些耿耿于怀,向记者分析未拿到金牌的原因。

除了以上这些兴趣班,他还学了足球、棒球。当记者问他你学这些兴趣班对自己有何要求时,小伙子说:

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Lucas 9岁 四年级Lucas的暑假班有7个之多,90%是运动类兴趣班,其中武术课一天上两次。

提到足球,小伙子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他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在北京盛夏的正午,气温直逼37、8度。小伙子和队友们在绿茵场上拼抢、奔跑,汗水直淌,但是掩饰不住的快乐和满足都要溢出屏幕。

说到为什么报那么多的兴趣班,小伙子倒也直言不讳,因为父母上班自己暑假没事做,于此同时妈妈喜欢他能掌握更多的技能,这些家长的苦心他都明白,也欣然接受。

妈妈也坦言,没有不报班的孩子,暑假的大院儿里根本找不到一起玩耍的孩子,大家都在辅导班。

Oliver 8岁 三年级Oliver是这三个孩子里年龄相对较小的一位,他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兴趣爱好,也就是这个假期正在上的课外兴趣班,课程密度和强度也都不小。他在介绍自己的兴趣爱好时的面无表情和些许局促,并没有让大家感受到他对于喜爱事物的激情和投入。

当他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创意作品时,爸爸在旁准备马上要出发去游泳课的装备,询问他要戴哪一副泳镜。

和另外两个孩子不同的是,三年级的他在2年后要远赴德国留学。这个暑假为了锻炼他的独立性,妈妈给他报了一个为期三周的海外夏令营。

Oliver在这段13分钟的视频里唯一露出笑脸是从海外夏令营回北京,在机场见到妈妈的那一刻。那一刻他跑得飞快,手臂挥舞,笑容灿烂,连截图都是模糊的。这时候似乎才让人想起来,他只是一个8岁的孩子,会撒娇会笑也会粘妈妈。

在机场的咖啡厅简单吃一些东西,Oliver就要跟妈妈回家了。他答应妈妈少吃甜食,在英国如此,在此刻依然很听话地点了两个三明治,没有甜点。

回家路上,妈妈向记者介绍了Oliver这次海外夏令营的基本情况和所选课程,看起来都是妈妈替他选择的。

当妈妈和记者侃侃而谈的时候,小伙子一直处在倒头大睡、倒时差的状态。三个中产妈妈的殊途同归

在中国,孩子的教育几乎都由妈妈操心,这三个家庭也不例外。孩子走哪条路,上什么兴趣班,基本都是妈妈一手操办和跟进。虽然上这差不多数量和种类的兴趣班,但是三位妈妈对于教育、对于暑期安排依然有着属于自己的解读和角度:

Tim妈妈Tim妈妈把暑假当作和孩子难得的联结机会,把爱和言传身教放在首位。她认为孩子与父母、家庭的联结至关重要。其实按照通俗的理解来说就是爱和陪伴是最重要的。从短短的视频看来Tim确实是个和家庭联结密切的小暖男,就在出门参加围棋段位考试之前小伙子还在提醒妈妈是否带上了妹妹的纸尿裤。他对自己有要求、有预期,也会适度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状态,明确知道自己想什么,要什么。

Lucas妈妈 Lucas的妈妈对现阶段的儿子没有太高的学科期望,她认为孩子还没开窍,也不愿意强迫他学些什么、做些什么,强行灌输知识不是她的愿望和做派。

Oliver妈妈Oliver妈妈则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径依赖,靠学霸征服一切的父母应该也会按照这个路数去为孩子铺路。因材施教还是一厢情愿?

对于这样的暑期安排,三个孩子有自己不同的感受。

Tim觉得没有上学累。

Lucas立马露出笑容,说当然没有上课累!

Oliver看向远方,过了一会儿说出:“忍一忍嘛!”

最后还不忘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不同的家庭教育和理念为孩子带来了不同的体验和经历,哪怕同样是报数量庞大的兴趣班,不同的出发点和侧重点也会在不同的孩子身上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和回馈。兴趣班终究应该是为孩子的兴趣服务还是为今后的社会竞争铺路?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

对于未来,他们也都有各自的想法。

Tim想象着自己坐在办公室编程的样子。

Lucas对遥远的未来还没有任何构想。

Oliver则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工程师,为人类造福。

“这些都是爸爸的钱,妈妈的爱”,说起孩子们精彩丰富的暑假生活,一位爸爸如此自嘲。高知中产家庭不仅为孩子在财力上大量投入,更在知识面、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上言传身教。这些孩子虽然在具体兴趣选择上是自由的,但大方向已然定下。这也是他们每个人切切实实的人生。

只不过,他们离开大人的每一步,都结结实实地走在花钱的路上。

作者:布衣兔

(责任编辑:石玥_NS3913)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